叔控

【高祁】他们1

实在看不下去的就当做是同名人物吧,我这流水账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捂脸)
凭借执着的信念,我选择背起我的大口锅,花花啊花花啊花花(つД`)

这是相当纯情的花花。(心痛)(⁍̥̥̥᷄д⁍̥̥̥᷅)





01.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祁同伟叼着一支雪茄,独自站在窗台吹着风,目光不知飘到了哪里

颈椎又开始疼了,他下意识地揉着僵硬的脖子,在衬衣下斑斓隐约,罪魁祸首还在房内安然大睡,祁同伟现在也不记得房里的人是什么身份、是男是女

他只记得在这之前的承诺可以让他离他的老师更近一步




02.
“梁璐!嫁给我!”当祁同伟绝望地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梁璐却慌了神。她知道祁同伟是一个有抱负有傲气的年轻人,她追他就是为了看看这份傲气到底能撑多久,可当她看向祁同伟的眼睛却发现,里面一无所有,曾经耀眼的锋芒不在,宛如一潭死水。

梁璐顿时有一股心虚的负罪感,“你跟我来。”她拉着祁同伟从层层人圈中冲了出去,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角落里。

“同伟,你,,你怎么了?”他笑了,空洞地反问“你不是追我么,怎么现在反悔了?”“不是,你别,别这样……”她看着祁同伟迅速泛红的眼角,心里百感交集“算了好吗?就算是我的不对,你也别这样糟蹋你自己了,我,我走了。”

她一秒钟也不想多待,生怕看到祁同伟哭出来的样子让自己一辈子都牢牢地记住,这个桀骜不驯的青年是怎样在社会的舆论下向自己低头的,让她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只能落荒而逃。




03.
祁同伟不知道后来是怎么回去的,也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他,是嘲讽还是惋惜,更不知道他现在,应该是哭还是笑。梁璐说完话就走了,留下他一个人,他也没有哭出来,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懦弱地哭泣

他想他应该是想笑的吧,毕竟现在终于可以摆脱梁璐的追求了,可以向着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地前进了。可他又有点儿想哭,他千算万算,连尊严都打算舍弃了,却没想到高育良正好在对面的教室上课,但他没有出来望他一眼,只有侯亮平和陈海疑惑地探出了脑袋。自己大概是影响到他上课了吧,都这个时候了还给老师添麻烦,他心里不禁自嘲

他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眼中只剩下一片坚定,开始琢磨以后的路……




04.
从刚入学那会高育良就开始注意到了他日后的大弟子,人类是视觉动物,也不怪他,当时祁同伟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衬衣,和其他穿的花花绿绿的富家子弟坐在一起完全就是鹤立鸡群

那整个人就给人一种平静、单纯的感觉,更别说生的一副浓眉大眼的好皮相,神采奕奕的盯着上台讲话的自己,眼里满是对未来的期颐和热情。让他有一种不得不回报似地忘回去的错觉

可当他俩的视线一接触,他不知祁同伟是激动还是紧张,脸色微微发红的飘开了视线

从这时起,高育良每次见到祁同伟,唇边的弧度都会加深了几分

祁同伟的家境他是了解的,这么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孩子一路上的坎坷与艰辛也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但是以最高分录取并且直接任职学生会会长,这就让他很惊讶了。他对这位学生更添了一份欣赏和期待

后来祁同伟不出乎意料地成了他的学生,课前课后都追随着他的脚步,他也会刻意的放慢速度,享受着每一分与他这抱着大堆材料的学生齐肩并进的时光

每次的中饭几乎都是师生二人一起吃的,这也成为了汉东政法系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成熟儒雅的高老师和顾盼生辉的学生会会长同桌吃饭,老师嘴角含笑,似是鼓励又是欣赏地听着学生兴奋地和他讲着校内的趣事

纯真地不带任何心思的笑容直直的打中了他的心房,好像他的心都开始软化了,现在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对祁同伟的纵容与偏爱会的底线会在哪里

后来高育良又遇到了侯亮平和陈海,他不会说他把这两人收入门下是因为祁同伟和这两个学弟比较投缘,他们也不在意他这位学生的出身,陈海还主动在他的经济上提供帮助。这也省去了高老师日后私底下到处暗示,被人抓住小辫子




05.
黑人问号脸的侯亮平和单纯地只知道埋头吃饭的陈海就坐在隔着高老师和他们学长一个桌子的位置,不是他不想和他俩坐在一起,只是坐在这散发着粉红色小花花的两人旁边

压力着实有点大
虽然他相信陈海并不会受太大影响
他也很无奈呀

猴子心里苦,但猴子不说
他知道他们的高老师一向对祁同伟是格外地偏爱,平时上课也就罢了,每次下课,只要没有什么大事,十之八九总能看到老师和学长出双入对的身影,也不知道学长和老师之间到底有多少事情好聊的,这学生见了老师不都是能躲则躲吗?

哪有这样恨不得往对方那里冲的

不过经过了那次论文答辩活动让祁同伟这学生会长登上了台面之后,他倒是发现这俩人终于知道收敛了,他向陈海表示很欣慰

不得不说他学长的这俊人的外表,上心的女生还真挺多,总能见到像是花心一般被姑娘们层层包裹的祁同伟,这是他总是半分羡慕半分嫉妒地叹气

怎么就没姑娘来找我呢

“我不也一样吗,叹什么气呀。”陈海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他,最终说出了一句陈述句

时间久了祁同伟也学聪明了,开始找他俩学弟打掩护,他使个眼色猴子就明白了,他也乐得向学长请教请教学业上的问题

他其实是很佩服祁同伟的,他上课 特别 的认真,也知道他是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进的汉东,那他就理直气壮地拉着陈海一起找这位学长开开小灶,帮他们把平时在高老师课上睡着错过的知识点补一补

祁同伟也乐于帮忙,真真的把他俩当成自家兄弟,这不,自打混熟了之后,什么话都直说了,都说开了

“诶我看那芳芳和你小子很来电啊~”祁同伟调笑侯亮平“这都对唱情歌了,准备什么时候拿下啊?”“哎呦我的好学长啊”他真是无奈到一种境界“这事儿你都问了500遍啦!”扒了口饭接着说到“你都还没对象呢,我急什么呀?”“可你一次都没正面回答呀。”陈海冷不丁地插了把刀“嘿,你来什么劲呀!”他说着飞快的塞了块肉到陈海嘴里“吃你的。”祁同伟看着他们打打闹闹,“我,早着呢。”他被这学长语里淡淡的孤寂给愣了神

“在谈什么呢?”“老师。”侯亮平看到他学长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仿佛刚才那个瞬间只是他的错觉

嗯应该就是错觉,高老师除了刚坐下时看过他们一眼,马上就收回目光夹了一块鱼排给祁同伟,然后就又开始各种关心,完全忽略了他和陈海这两个吃瓜观众“老师,这还是留给您吃吧。”“没事,之前吃过了,这盘菜就是尝尝食堂里的新菜样,你给参考参考。”猴子就看着自己的学长把老师的忽悠当真了,“嗯,这个菜做的稍微咸了点不过完全没有鱼腥味,挺好吃的。”“嗯,那这个呢?”……

老师,您偏爱的能再明显点儿吗?
不带您这样加菜的

侯亮平觉得自己的眼要瞎




06.
就算是像陈海那样对感情迟钝的人都察觉了那个梁璐老师和祁同伟之间的不寻常

哪有一个老师每节下课都到别的教室里堵人的?就算是他们高老师都没有过

这次他真的感觉很奇怪,所以每次下课都拉着侯亮平主动为他们学长保驾护航,像是护花使者一样故意把祁同伟从梁璐的视线里隔离出去,弄得祁同伟是哭笑不得

他们看到学长与老师在一起的身影越来越少,听祁同伟说“高老师哪里是我们汉东能容得下的呀,老师的志向可远大的很。”听这学长崇拜地说,他却觉得学长比以前凉了些,一些热情仿佛被他牢牢的压抑在了心底

一天天的时间过去了,这梁璐的攻势愈演愈烈,他俩也招架不住没招了,可祁同伟却是越来越冷静,冷静的吓人,他莫名的有些心疼他们学长,便和侯亮平商量着找个法子让祁同伟发泄出来,这憋坏了可不好

猴子带领着陈海和被他推着走的祁同伟来到了一处酒吧。这酒吧到时不喧闹,一小间一小间的隔开,即保护了隐私又不失热闹。

“合着你俩放着好不容易的休息天不补作业带着我来这儿做什么啊?”祁同伟觉得好笑,“学长,我们这不是想给你解解愁嘛!”侯亮平笑着打哈哈“这偶尔也要劳逸结合不是吗?”陈海明显看到他们学长听到这话楞了一下“是嘛”眼里晦涩不清,连平时挂在嘴边最基本的笑容都支持不住了。他马上接着“学长啊,今天我们不想那么多事儿了,就喝酒吧,一醉解千愁嘛,都我请!”说罢还拍了拍胸脯。猴子一听眼神立马放光,已经开始招服务员了,而祁同伟听了,冲他笑着说了声“谢谢”,那笑容里包含了许多他看不懂的东西

都是在校的大学生,就算侯亮平再喜欢喝酒,此刻也有个几分醉意,他自己倒是酒和茶掺在一起,也没多大的醉意。倒是祁同伟好像真的是要一醉解千愁了,看着他安安静静地不停地灌着酒,陈海不知所措的坐在一旁,眉宇间是深深的担忧,这憋的得有多深呀

后来侯亮平在喝饱了酒收到了陈海无数个白眼之后先打破了平静,“学长啊,你别光喝呀,也和我们说说呗,这到底怎么了呀?”

祁同伟仰头把杯中的酒精一饮而尽,液体穿喉而过,没有在口中做一丝的停留,只为了让酒精下肚灼烧自己的胃,让他沉浸在这种感觉里

“哎呀,我能怎么了呀。”陈海觉得学长装起无所谓像极了,猴子继续问“可你这可不像没事人啊。”是啊平时自制力出众的祁同伟,现在比他俩先喝醉了,这又没人逼着你,说出去都没人信

祁同伟呆呆地盯着手中剔透的玻璃杯,“我啊,最喜欢老师。”

祁同伟像是自言自语般抛出的一句话让陈海和侯亮平都心里一惊,但是都心照不宣地没有说话

祁同伟就自顾自的讲了下去:“我喜欢他站在讲台上讲课的一身正气,光芒万丈,我喜欢他待人的温文尔雅,我喜欢”他深吸了一口气,手指在酒杯壁上轻柔地抚摸着“我喜欢陪在他身边,管他什么身份。”

陈海和侯亮平沉默地听着,也有了对号入座的人选

显而易见

“但是现在啊,老师向着他的理想在努力奋进,我帮不上忙,可我也不能成为老师的阻碍啊~”祁同伟看向学弟们,微笑,恰到好处地让陈海想到高老师,但他知道这是伪装,拙劣的伪装

“是吧?”祁同伟宠溺地戳了戳酒杯,眼神柔情地要溢出水,痴痴地摩挲着

陈海知道他们高老师不会止步于汉东大学,老师一直都是爱权不爱钱,从政那是早晚的事,有能力有胆识差的就是一个机遇,也可以说是一位伯乐

他也知道,梁群峰,梁璐的父亲,就是这么一位伯乐

一股悲愤在陈海的胸腔里蓄势待发,他知道祁同伟想要干什么,可他不想看到他这位学长因此舍弃自己的骄傲,抛弃尊严做他人未来的奠基石,即使是高育良也不行,再说高老师知道了也绝不会同意

“学长,你……”他刚想反驳就被侯亮平拉住了,他回头才发现侯亮平此刻也是一脸凝重,向他摇了摇头。当他平静下来了之后,祁同伟已经睡着了




————————————————————


我的脑洞……才写进去了一个小开头,我怎么写的那么墨迹啊o(*≧д≦)o!!

文笔粗俗,意境肤浅(鞠躬)

我只是喜欢祁花花,单纯地希望给他一个圆满结局罢了

啊!!祁花花!!!!(;´д`)ゞ心疼

诶最后的花花小肚子都没有了你们发现了没,有辣么辣么帅♪(о´А`о)♪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