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控

【高祁】他们2


他们1

http://614488040.lofter.com/post/1d880fc1_f66b336

之前才写到哪儿呀_(°ω°」∠)_
这进度啥时候才写到重点啊(望天)




(之前喝酒去了(๑⁼̴̀д⁼̴́๑)ッ)
07.
第二天,祁同伟一反往常地坐在了稍稍偏后的位置,正好在陈海和侯亮平的正前方。昨天猴子喝的酒后劲大,听陈海说下了车几乎是他背着不安分的猴子回的他家,后来累的直接倒在旁边就睡着了,早上还是陈岩石叫的他们,一边赶他们起床还一边上着党课“时间概念是身为一名党员应该具有的最基本的原则,你们说说你们,啊?谁让你们喝那么多酒的,啊?有没有想过之后的事情啊?想当初我……”

所以出于内疚也好,关心也好,祁同伟现在只想帮学弟们做一堵墙,让他们可以稍微,休息一会?

可他忘了今天第一堂课就是高育良的法学课,面对着高老师亲切的微笑和特别关注的目光,他心虚的很

“好了,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有什么问题,可以到办公室来问我。”陈海和侯亮平终于被收拾东西的喧闹唤醒了,祁同伟也终于放松了他挺了一节课的脊背,但是“祁同伟,侯亮平和陈海同学请和我到办公室来一趟。”现在这亲切的笑容只能带给三人一阵寒颤

“老师……”祁同伟鼓起勇气首当其冲地踏进了高教授的办公室,高育良正在侍弄他台前的一株君子兰,“陈海,亮平啊,老师讲的课,还可以吧?”点头如捣蒜“您的课给我们留的印象深着呢。”侯亮平笑嘻嘻地敷衍着,他俩睡了一整节课,怎么回答的上来。“哦,那你俩回去后把这节课的心得体会整理整理,让我换个角度了解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地方虚要改进的,好吧,明天我在找你们,去吧。”他俩一愣一愣的,知道老师这是在下逐客令,还不忘给他们找点儿事情罚一罚,只能留给祁同伟一个同情的眼神,顺道带上了门

留下高育良和祁同伟共处一室

不过高育良对着的是他的君子兰,祁同伟对着的是尴尬的空气。他不禁偷瞄着高老师,不知所措得耳朵都泛起了红。高育良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直直的看向祁同伟,严肃又不失温和的问他:“说吧,怎么回事?”祁同伟怎么可能对他撒谎,便交代了昨天的酒吧之旅。

这下可把高育良气得不轻

“胡闹!”祁同伟紧闭双眼等待暴风雨的来临“三个汉东大学的学生在外面喝得烂醉,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你作为他们的学长,不但没有拦着,还和他们一道?你是怎么想的!?”高育良头疼得很,这祁同伟一直都是他最省心的学生,怎么这回这么离谱

“老师,都怪我,是我自作主张拉着他俩陪我去喝酒,我错了。”祁同伟对老师一向是逆来顺受,他可舍不得老师气坏身子,虽说是侯亮平出的主意,可是这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自己,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让别人去背黑锅

高育良冷笑,他祁同伟一个从乡下考上来的穷学生,能吃饱穿暖就很不错了,会知道隐匿在霓虹灯下的酒吧?他不是傻子,心里早有定论,柔声说到:“老师知道,这段日子你的感情上有问题需要处理。”他看到祁同伟惊得一抖,继续说“但也不能影响学习,同伟,你要考虑清楚啊。”他看得出他大弟子内心的挣扎与妥协然后逞强地冲他笑“高老师,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这什么都摆在脸上可不行啊,高育良好气又好笑地想到“老师过段日子会忙一些,在学校的时间不多了。同伟,要学会保护自己啊。”

高育良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还可以这么温柔,他注视着祁同伟,他平日里充满朝气,顾盼生辉的学生此时却像一只兔子,眼眶红红的,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真是我见犹怜啊,他想

“我知道了,老师,您也保重,我走了。”他鞠躬,转身,一气呵成,生怕再晚些,他的那些誓死捍卫却又压抑不住的小心思会赤裸裸地暴露在最喜欢的人面前,但是他怕,他怕高育良只是把他看做自己的儿子,他怕只是因为同情与怜悯才让他对自己这般的好

所以他不敢堵。赌赢了,他会成为高育良一生中的败笔,毁坏的是老师的名声。赌输了,连现在的温柔都会化为乌有,他不敢想象那时老师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他

所以现在,就挺好

高育良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身影,模糊的钝痛像是锁链紧紧的缠绕在他心上,他对祁同伟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也许是老一辈的固执让他不愿承认,只放是自己的儿子,每每都这么安慰自己,自欺欺人

他知道祁同伟是有理想,有热情,有傲气。也知道这种性格走上社会不是干出一番事业,就是被人利用,所以他要为他铺好路,以后有他看着,祁同伟的路不说是顺风顺水,起码也能让他放心。这便是高育良从政的初心,实在单纯的很

可他心里总是有些隐隐的不安

这不,在他从政之前的最后一堂课上,祁同伟把梁璐,他从政道路的引领人的千金,给跪了

尽管侯亮平和陈海拼了命似的挡住窗户,不让别的同学看,但人都在操场上跪着呢,怎么挡得住

人们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梁璐倒追成功感化了祁同伟,有人说是因为梁璐的父亲梁群峰,他祁同伟是为了借机上位。

他不敢想,他一直觉得祁同伟是很单纯的,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但他知道这件事的目的性绝不单纯,他甚至倾向于后者的说法,这让他感到羞愧,自己怎么能这么想他呢

越想越烦,索性不去理会,下课后打了通电话,礼貌却不容置疑地叫祁同伟来家里吃饭,距离他毕业也将近了,正好看看他毕业后的规划是什么


08.
祁同伟放下电话,使劲拍打自己的脸提精神劲,他不希望晚上吃饭的时候让高老师看到他还这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后来陈海和侯亮平一起过来了,神色闪躲,呵,他料到了祸不单行,“拿出来吧。”他一眼就看到了陈海藏在背后的东西,“我们下课后顺路遇到了学生处的孙老师,他,让我们把这毕业分配通知给你捎过来。”他看着白纸黑字,嘴角不禁扬起了嘲讽

他知道,他祁同伟,汉东学生会会长,高育良最得意的大弟子,毕业分配根本不可能会让他去到那么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去干什么?改革吗?去被人遗忘!去腐烂!

这就是报应吧,谁叫他招惹到了梁群峰的千金呢,还不许人家任性一下了?这些都是他自找的,他也认了

可是他没办法,他没办法,他没办法逆着来,他一个农村里爬上来的穷学生,他有什么资本和人家对着干。好不容易遇到了那个人,他想要去陪伴的人,他舍不得

“行了,我知道了,我也猜到了。”祁同伟把所有情绪都死命地压抑住,关在心底的最深处,不见一丝光芒

“晚上老师家吃饭,也算是庆祝我毕业了,都要来啊,我先走了。”他的脸上从此挂上了逢场作戏的虚伪的笑容,和多年以后的高育良如出一辙


09.
晚上,祁同伟三人一齐带着自己的礼物到高老师家报道。谁能想到,毕业分配这天正好是老师的生日,祁同伟想,他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天了吧

开门的是芳芳,侯亮平猜吴老师应该也来了吧。当初芳芳一出生,吴老师就和高老师和平离婚了,说是对未来的规划始终达不成统一,后来芳芳毫无疑问地跟了吴老师,高老师偶尔也会去看看她们母女俩,有各方面的需要都会尽力帮,两人离婚后的生活一直都相敬如宾。

(觉得扯是我的错,_(°ω°」∠)_我又没结过婚,剧情需要吧)


芳芳这个小丫头,天生性子活泼,开朗乐观,和他们三人的关系都很亲近,他们都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而他们这亲妹妹,也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汉东大学新一届的学生,入的还是最刁钻的生物系。

“学长们好~”芳芳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像花一样温暖着他们,“呦,我们的小妹妹不仅才华横溢,还越来越标志了啊。”祁同伟笑谈,“哪里哪里,我哪有同伟哥你好看啊~”芳芳的小脸红扑扑的,侯亮平知道,芳芳是祁同伟的小迷妹,听说还是什么后援团的团长呢,对这他也是很服气的。“你这小丫头~”祁同伟无奈的笑着

“都站门口干什么呢,快进来,准备开饭了!”吴老师声音从里面传来“哦哦我都差点忘了,快进来快进来~”芳芳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拉着他们进了客厅

“来了啊。”高育良看样子刚锄好地,发丝有些乱,不过很快就被他整理好了,一如既往。“高老师。”“嗯,吃饭吧。”芳芳冲了上去抱着高育良的手臂问“爸,你怎么又去刨地啦?”“我又不是地鼠我刨什么地呀,我那是翻土,”侯亮平知道高育良的素养一直都很好,所以他帮老师翻了个白眼,不经意被芳芳看到了,又被回了个鬼脸。“不然不等种子发芽,就被厚土给压死了。”说罢他装作无意间看了一眼祁同伟,眼神瞬间相对,就都明白了

“你们还吃不吃饭了?菜都凉了!”

放满佳肴的餐桌上,侯亮平啃着吴老师专门为他买的大闸蟹,口齿不清的和芳芳伴着嘴,陈海时不时地帮着芳芳坑他一句,吴老师不停的往祁同伟碗里夹菜,还念叨着“这个有营养”“那个吃了好”弄得祁同伟一边吃着,一边不住地向高育良投来求助的眼神

高育良心下一软,太可爱了,因为塞满了而变得鼓鼓囊囊的脸颊,吃得油光发亮的嘴,配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皱着眉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哎呀行了,菜都堆成山了,你也给亮平他们留点。”他笑的无奈,眼神却带着宠溺

侯亮平想,我还有两只螃蟹要啃呢

芳芳想,我花样年华正是减肥的好时间

好了,就剩一脸懵逼的陈海了

看着热闹的饭桌,高育良终于露出了真正窝心的笑容,这让祁同伟一瞬间就沦陷了,只知道呆呆的看着高老师傻笑

一阵电话铃突兀地打断了他们的欢声笑语,“我去接个电话,你们接着吃。”高育良起身离开。侯亮平看到当高老师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脸上阴晴不定,快步上楼去屋里接电话去了

剩下的餐桌上气氛一阵诡异的冷清。“哎”芳芳这个机灵的丫头“我听说同伟哥你今天求婚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侯亮平无力望天,花板。“是啊,可惜被拒绝了。”他自嘲“啊?谁呀,怎么能拒绝你呢?”“芳芳!”吴老师瞪着她,“对不起,同伟哥…”“没事儿,不怪你。”他宽慰的笑了笑。“那你毕业分配决定好去哪儿了吗?”芳芳乌溜溜的眼珠子天真无邪的看着祁同伟,他知道芳芳没有恶意但确实是戳到了他的痛处。他想到那个小山村,眼里的温度降了几度“今天走得早,还没来得及去看呢。”

侯亮平和陈海见他这么讲,也不好多说什么

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高育良终于下来了,看上去气的不轻,没人敢去和他搭话

侯亮平灵机一动,说到:“老师,今天您过生日,我们可都是带了礼物来的,要不您赏脸看看?”高育良平复了心情,笑骂到“就你贫!”得了默许,他们三人分别把礼物带上了桌

“老师,我的礼物是一支钢笔,这笔虽然除了耐用,没什么别的,但是我特地请人镀了字上去。”侯亮平让高育良转动笔杆,一行笔挺的隶书“桃李满天下”映入眼帘,“别人看了不会觉得我太过自恋了吗?”高育良觉得有些好笑“怎么会,这本来就是事实嘛,希望老师以后看到笔就能想起我们,嘿嘿。”“好好好,算是你有心了。”

“高老师,我的礼物就是一杯子,我看您那杯子年数也长了,就送您一能保温的。”陈海的观察能力一直都很出群,就是……“陈海,你怎么能送老师一杯具呢?”交友不慎“什么悲剧啊,猴子你可别乱说!”“谐音啊~杯具!悲剧!”“唉,你!”……高育良看着眼前闹腾的一对上下铺,真是怀疑以后陈海会不会被侯亮平给带坏了。“好,我正好要换杯子了,谢谢啊。”“啊,不用客气老师。”终于回过神了。

轮到祁同伟的时候他有些犹豫,老师自从接完电话下来后就没看过他一眼,他大概猜到了电话那头的人

“老师,这是我家那的茶叶,之前放假我回去的时候,顺道带过来的,这是我最喜欢的,也知道您喜欢喝茶,就带给您尝尝。”说的轻巧,这其实是他专门去茶田里亲自采摘的,他家那确实有茶田,但是也只够练他炒茶的本事,入不了老师的口。高育良看着装在透明玻璃管里的茶叶,心情复杂“这茶叫什么?”“太平猴魁。”“我收下了。”

聚会结束,当他们要各自回家的时候祁同伟听见高老师说“同伟啊,种子发芽顶开了自己的外壳,顶开了厚重的泥土,还会有砂石,狂风和暴雨等着它,但是只要它相信自己的生命力,百折不挠,总会开花的。你明白吗?”“老师,我明白了。”“嗯,下次来记得给我带点花种子。”“好”






不行我要拉进度了(望天)
额文里的都是私设,剧情需要(ฅωฅ*)
芳芳可是以后祁花花的最大的帮助来源,猴子和海子助攻担当
我预计还有两篇吧,我也不知道,还没开始写呢_(:⁍」∠)_

评论(5)

热度(28)